东北作家网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访客!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作者:陈木红 来源:  本站浏览:57        发布时间:[2018-08-06]

  北方的树叶儿开始泛黄的时候,传来不幸的消息,母亲得了胰腺癌,晚期。

  我得知这一消息时是一个傍晚,夕阳正把它最后一点余晖洒向房间,周围的一切都变得一片昏黄。虽然在广州,窗外仍是满目葱茏,可在这昏黄之中,我却似乎在恍惚间变成了一片枯叶,在这人生陡然而至的风雨飘摇中,显得那么有气无力、难以自控和身不由己。

  大姐在电话中告诉我,经石家庄、北京两家医院确诊母亲是胰腺癌晚期,而且按照医学推测生命的期限也就在三到五个月之间,并且百般叮嘱我,如果回去看望母亲千万不要透露病情的真相。

  回家的路途是遥远的,一路风尘一路颠簸。也多亏这一路的周折,给予我情绪上极大的缓冲与释放,在地铁上我心急如焚,在飞机上我忍不住热泪长流,而坐在长途巴士上的我却渐渐冷静下来,开始默默盘算着见到母亲第一句话该说什么、该怎么说,该用怎样的表情和神态,才不至于让她对于我这次回家有什么异样的感觉。于是我在心中一遍遍、一遍遍演习着见到母亲时的场景,并且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不能让母亲看出我有丝毫的悲伤、焦虑与不安。

  有母亲的地方就是家,而家又是多么温暖多么亲切啊。当我一脚踏入家门的时候,倒是母亲先看到了我,她边急急地从坐椅上站起来,边微笑着招呼我的小名,满头的白发已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看上去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原来母亲已经知道了我到家的大致时间,就早早地坐在院子里等我。看到母亲的微笑,我心中郁结的冰疙瘩不自觉地开始融化了。

  就象每次回家一样,我就和母亲一起讲笑话,聊家常,谈工作,最后很自然地便扯到她的病情上,她说:“也不知怎么的,这次生病好象和往常不太一样,感觉非常不舒服。”我说:“你想啊,身体里长那么大一个囊肿,肯定不会舒服了?”听完我的话,母亲点了点头,表示对这话的信服。接着,我又说:“那个囊肿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消下去的,你要坚持喝那些中药呢。”听完我的话,母亲又重重地点了点头,表示她喝那些中药的决心。

  嘱咐完母亲,重又踏上了返回广州的路程。以前,我只听说过生离死别,但我不知道我与母亲的这次离别到底是生离,还是意味着死别。

  这是一段多么煎熬的时光啊,母亲在北方坚持不懈地喝着中药,我在广州牵肠挂肚地想象着她同病魔抗争的情景,这是努力拼搏的过程,也是苦苦挣扎的过程,让我想到北方秋后的叶子,在秋风中枯黄了,瑟瑟着,然后随风凋零、翻飞,最后落到冰冷的地上……

  好不容易捱到了寒假,又登上北上的列车。透过车窗望去,北方大地一片苍凉,小草与麦苗干枯了,光溜溜的秃树枝毫无表情地丫叉于灰蒙蒙的天空,刺得人的心生疼。我不禁打个寒噤:母亲,你还能挺得住么,你还有多少力量与病魔抗争啊?

  终于又见到了母亲,她的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明显比上一次见到的时候要消瘦了许多,但值得让人宽慰的是,她的精神却很好,她依然和我讲笑话、拉家常、谈工作。但这次,她却不再一遍遍探究她的病情,而是不断说那些中药的效果多么多么好,还说等到了春天,柳树发了芽儿,她的病肯定会慢慢好起来的,从母亲的神态我能看出来她有充分的把握和十足的信心。

  是呢,我不禁豁然开朗,忽然为自己一直以来的悲观而自责,怎么就断定母亲一定斗不过癌呢,我的眼前又闪现出这样一幅场景:一个七岁的小女孩,绕过敌人的炮楼,同日本鬼子巧妙周旋,把鸡毛信送给远方的八路军。当年那个坚毅、刚强、勇敢、智慧的小女孩能斗得过日本鬼子,今天也一定能斗得过癌,我期待着并深信这世间,一定会有奇迹发生!

  走进父母的卧室,简朴、干净、整齐。母亲非常喜欢布艺,而且也总是把房间布置得花花绿绿、富有生气,那些被罩、床单、枕套,红的花、紫的花,还有绿的叶子,绚烂着满屋子的春光,我的心也不禁春意盎然,心里默叨着:春天快来吧,春天来了母亲就会好起来。

  虽然非常不愿如当初的所料,但又正如当初所料的事终于发生了,母亲的病情在日渐一日地急剧恶化,疼痛也日渐一日地剧烈。起初疼痛间隔的时间长,后来疼痛间隔的时间就越来越短了,再后来疼痛就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这时,只能靠止痛针剂度日。

  当我再次赶到母亲身边时,她的神志有时已模糊不清了,但她依然坚持自己去卫生间。虽然日夜有人守护在母亲身旁,但我们还是担心不注意时她会从床上摔下来,就在她的床下铺了一块厚厚的毛毯。一天,三姐去厨房端中药,房间只剩下母亲一个人,等三姐回到房间时,竟看到母亲把从衣柜里取出的一撂撂衣服摆在毛毯上,就象平时一样,认认真真地整理着、折叠着,三姐见状赶紧把她搀扶到了床上。

  母亲的病情一天重似一天,我们姐妹几个惊慌失措、如临深渊,商议着是不是应该找机会把病情的真相告诉她。有一天母亲又清醒过来,把我们姐妹几个招呼到她身边,非常平静地对我们说:“我知道我得的是什么病,你们也不用说了,万一这场病我挺不过去你们也不要怕,我到了天堂也会保佑你们。”我从小就非常信服母亲,记得小时候每当身体不舒服,第一时间就会告诉母亲,母亲就会摸摸我的额头,说:“不烧,多喝点水就好了。”然后我就听母亲的话多喝了些水,而后果真就好了;或者有时她会说:“有点烧哦,吃点药睡一觉就好了。”然后我就吃了她给我的药睡一觉,而后果真就又好了。有时候半夜醒来,望望四周黑漆漆一片,忽然感到好怕,就扑到母亲怀里搂着母亲的脖子喊怕,母亲摸摸我的头、拍拍我的背说不怕不怕,说也奇怪,我就真的不怕了。这一天听完母亲的话,面对从未经历过的生死考验,我们竟也真的不怕了,虽然也是偷偷流泪,却能平静而自然地面对命运的安排。

  母亲也依然平静而自然地度日,除了我们给她定时用止痛针剂外,只要一醒来,她依然坚持喝那些中药。由于使用了大量的止痛针剂,她的舌根已经发硬了,舌头也不象以前那样灵活,再加上大面积的口舌生疮,不仅说话含混不清,吞咽也受到了严重影响。有一次喂她中药,中药汤从她嘴边流下来滴在花被子上,她努力伸出手无力地指了指被子,示意我们被子脏了,应该拿去换洗了。

  母亲昏迷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了,到后来基本上处于完全昏迷状态,但只要听到她均匀的呼吸,我们心里就踏实,就安宁。在这最后相伴的时光里,我们就是倾听着母亲的呼吸默默度过的。

  终于没能熬到柳树发芽的那一天,在三月的一个午后,母亲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起来,然后越来越浅,越来越浅……突然有那么一刹,骤然间,一切都仿佛冷凝。母亲就象一片坠落的树叶一样,悄无声息,再也不能重返生命的枝头。

  我不知道火山是怎样爆发的,我只知道积压在心头整整五个月的悲伤是怎样撕心裂肺地穿越而出,化成利剑,刺向命运的无情。让我们哭出来,让我们喊出来,但那个简简单单的字,我们却都不曾说出来。

  癌就一个字,谁都没有说一次。

  母亲走了,留下一个小小的存折,还有一张薄薄的师范毕业证书。回想这五个月,与其说是我们陪伴母亲走在抗癌的路上,倒不如说是在母亲的鼓励下我们同母亲一起度过了一段艰难的岁月。母亲去世前,她在河北我在广州,总觉得我俩之间相距好远,可母亲去世后,我却觉得她好象时时刻刻都在我的身边,我的所思所想,我的喜怒哀乐,她都全部洞悉。

  想母亲的时候,我就照照镜子,因为见到我俩的人都说我跟她长得极像,我是母亲生命的延续啊,我一定要好好地生活下去。


 
《红河日报》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征文活动征稿启事
庆祝祖国改革开放40周年 赞美金玛农业辉煌业绩元态”杯文学作品全国征文活动启幕
《盐城晚报》书香易捷·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大赛启事
首届河长杯”文学创作征文赛征稿启事
《新消息报》流金岁月”栏目征稿
《解放军报》亲历与见证——我与改革开放40年”征文启事
《蚌埠日报》征稿启事
《2018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征稿函
海峡两岸新媒体原创文学大赛启动
我与昌吉日报”征文启事
《阿拉善日报》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有奖征文启事
关于开展弘扬新时代辽宁精神”主题诗歌征集活动的通知
《杭州日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
《潍坊日报》银龄安康工程”十周年有奖征文启事
山东启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主题征文活动
北岳文艺杯”山西晚报小小说大赛启动
湖州电信天翼杯我是一个老兵”有奖征文启事
第九届黄鹤楼诗词大赛启动
第二届红棉文学奖” 面向全国征集作品
首届盛京满绣”杯我和旗袍的故事”征文和摄影及微电影作品征集启事
更多...

黄亚洲

彭荆风
更多...
东北作家网“星光璀璨文学丛书”出版活动
中国作家协会章程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
萧红文学奖评选条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李朝林——执着追求 前景无限

    点击进入视频原页面       更多
辽宁作家网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   作家网   中国散文网   国学网   中国文学网   牡丹江文艺网   河北作家网   陕西作家网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学网   广东作家网   重庆作家网   江苏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东北新闻网   中国吉林网   东北网   湖南作家网   杨柳青文学网   新疆作家网   浙江作家网   河南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嘉兴市作家网   葫芦岛文艺网   辽宁人民出版社   天健网   半壁江作家网   福建作家网   内蒙古小作家网   校园文学网   完美小说网   东北文艺网   大连海力网   全球期刊门户网   乐读网   深圳作家网   西部作家   泸州作家网   大鹏新闻网   吉林文学网   茅盾文学奖网   作家在线   恒言中文网   中国网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上海文艺网   萧然校园文学网   东方旅游文化网   中国百姓才艺网   当代人物网   佳木斯作家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东北作家网 辽ICP备08002508号-2 主编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