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濮阳文明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习近平主持中央政治局第三次集体学习
[习近平主持中央政治局第三次集体学习][习近平为何如此看重“美丽”]更多头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志愿服务

砥砺三年风雨行——记濮阳市红十字水上义务救援队
发表时间:2018-02-02   来源:濮阳文明网   字体: [][ ][ ]   [打印] [关闭]

 

  在濮阳,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从美丽的龙湖出发,走向马颊河畔,走遍黄河两岸,却不顾得看风景;他们走过雨雪晨昏,走过酷暑严寒,却不要鲜花,也不要掌声。一路走来,他们不忘初心,不改初衷,只为了每个家庭的幸福安宁,践行守护水上安全的誓言!”诗中侠肝义胆的“他们”,正是濮阳市红十字水上义务救援队的队员们。

  2015年4月,濮水公园内景色宜人,春意盎然。突然,一阵急促的呼救声打破了公园的平静——两名花季少年在湖边玩耍时不慎落水,其中一人被岸边的群众及时救起,而另外一名少年,则因溺水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溺水!溺水!又发生溺水!看着这些家乡人的生命轨迹,因溺水而戛然而止,这让濮阳一群爱心人士扼腕叹息,在濮阳“水城”容貌初见峥嵘的同时,如何避免溺水事故频发?如何让救人英雄孟瑞鹏的悲剧不再重演?如何让罹难家庭少一点,再少一点?作为游泳爱好者,他们痛定思痛,暗下决心,希望用自己的一技之长,为濮阳的水上救援出一份力,为濮阳人做一些好事,他们因共同的信念走到了一起!

  2015年6月10日,10多名热血男儿在濮阳龙源电力集团会议室聚在一起共商义事,濮阳市水上义务救援队筹备工作正式启动。推选出刘冠中为队长,孙东亮、李磊、王金保等8人为副队长的队委会。

  开办需要费用,每人先拿出100元作为办公费用,广告公司的老板韩红刚当场表态凡救援队需要的打印、牌匾、条幅和旗帜一律捐赠。

  成立仪式定在2015年7月4日在龙湖广场举行,此时已有50多名爱心人士报名。盛大的活动哪离开有关部门的支持,救援队给相关部门发出了10几份请柬,然而大都石沉大海没有回音。有的部门领导明确表态“不参与、不支持、不反对”。这盆冷水并没有冷却队员们火热的心。

  公益活动自有人支持。濮阳市人大原副主任谷红以及濮阳市红十字会杜周彬会长指派秘书长张朝红参加了成立仪式。

  “我志愿加入濮阳水上义务救援队,遵循人道、博爱、奉献的志愿精神;坚守信念,听从指挥;义务救援,不计报酬;尽己所能,帮助他人;奉献爱心,服务社会;践行志愿精神,传播先进文化,同为龙乡人;携手为公益,以我们的善良唤醒更多的社会良知,为建设富裕、和谐、美丽新濮阳贡献力量”。当天上午,80余名来自社会各界的爱心人士,在庄严的宣誓声中向社会庄严宣告——濮阳首家民间水上义务救援队成立!随后正式入队的50多名队员签订了“生死状”。从此繁重的救援之旅拉开了序幕。

  就在救援队成立的第二天,二名男子在龙湖音乐桥北侧入水口溺水,一名获救,一名失踪。得知消息后,队长刘冠中在微信群发出了第一次命令。20多名队员火速赶到现场实施救援,队员跳入水中,排成队,潜水探底搜寻,一点一点排除,一次一次下潜,连续作战3个多小时,直到天黑。

  没过几天,濮阳县梨园乡4名儿童在黄河溺水失踪。第一次面对一望无际的滚滚黄河,队员们傻了眼。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凭借娴熟水性下水摸排。在现场救援的县、乡领导也感到惊愕,你们救援队连件救生衣都没有。救援结束后梨园乡党委陈书记为救援队捐赠了50个救生漂。2015年夏天救援队最繁忙。队员任宗全和李举跃在濮水公园和龙湖分别成功救出二名儿童和一名青年人。让队员们赶到自豪感,也鼓舞了士气。

  几场救援行动后,队长刘冠中经过沉思,意识到两个亟待解决的问题:一是救援队必须配备给力的救援设备,才能及时有效地开展救援;二是救援队员大多长期在室内游泳池游泳,必须加强他们在公开水域救援的技能,确保队员的自身安全。说干就干!副队长王金保首先拿出8000元放在办公桌上,队员们也陆续捐款10多万元,购买了两艘救生艇和部分打捞设备。同时,队员也开始每天坚持训练,并多次组织队员参加横渡黄河和长江等公开水域竞技活动。

  在水湖办领导支持下,在龙湖指定了训练基地,无论是三伏天还是三九天,在龙湖都能看到救援队队员训练的情景。其中女中豪杰魏华、赵霞、张萍萍、史晓花、张红丽等巾帼不让须眉。

  为了提升救援能力和速度,救援队到中部战区特种部队训练潜水技术。在青岛考练基地,2名队员获得了OW和AOW潜水国际认证。10多名队员考取了国家救援证和游泳指导员证。40多名队员考取了船驾证。这些证书考取少则几千元,多则上万元。每套潜水设备都得几万元,几个潜水队员狠狠心就买了。

  伴随着救援队的救援能力逐渐提升,队员们接到的救援任务也越来越多,无论清水还是浑水,无论污水还是臭水,只要水中有溺水者,就会义无反顾地跳进去:他们曾在湍急的水流中打捞落水者,有时一干就是一夜;为不耽误救援时间,也曾在岸边席地而坐,吃泡面充饥;有时在救援现场一待就是好几天;夏季溺水事故高发时,他们更是几乎整天都忙于救援。

  在鹤壁卫河一起三名儿童溺水搜救现场,当地政府调动武警官兵一个营配合救援。其实在许多救援现场当地人误把救援队当做盈利机构,袖手旁观,救援队员一趟一趟搬运着救援设备,有几次几名60多岁的老队员,累得回去几天缓不过来劲儿。

  在救援现场队员有时受到现场群众质疑。在范县黄河救援时,有围观的群众问救援队员:“天儿这么冷,你们来这么多人和车,还带着船,这一天能赚多少钱啊?”队员们回答:“我们不收钱,是义务救援。”群众摇着头不相信地说:“不要钱?谁信!遇难者家属租了个船帮助打捞,人家一天还收5000多块呢!”直到救援队帮忙找到了遇难者遗体,一文未收准备离开时,现场的群众才相信了人间大爱的存在。那一次,当地群众自发为救援队送行,直到把他们送出了村庄才返回。

  不仅在濮阳,救援队对外地的求助者也是有求必应。他们曾先后到山东省菏泽、焦作市、鹤壁市、安阳等溺水现场,进行水上搜救。从救援队成立到现在,他们已开展水上救援103次,成功救出11人,打捞遇难者130多人,打捞轿车、手链等财物100多万元。面对脆弱的生命,队员们总是不轻言放弃。也许是一具冰冷的尸体,每次都是心灵的震撼。为了让长期参与救援接触遗体的队员们消除心理阴影,队长请来了心理咨询师为大家做心理辅导。

  每一次下水,每一次面对脆弱的生命,每一个现场,都是一次生死抉择,饱含着救援队员们的真心付出。有任务时,队员们都是自己“贴钱”,随时都有可能接到电话,接到电话就得立即出发,有车的就自己开车,没车的还得想办法,这样日积月累下来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他们只有付出,不求回报,任何困难也阻挡不了队员们无怨无悔、热心公益的脚步。而有时也让队员们感到委屈。在一次黄河搜救中,救援队接到119指令,立即赶往70多公里外的现场,当二名溺亡者找到一名时,孩子的父母突然情绪失控,大骂救援队来的不及时,让孩子失去了生命。

  在濮阳地域,黄河河心为界把鲁豫分成两省。救援没有界线,爱心更没有界线。濮阳、菏泽、聊城等地民间救援队多次救援行动中在一起,多次的默契配合,大家提议成立了鲁豫救援联盟。每当看到溺水者家属恨不得自己跳下去的情状,每当听到遇难者家属撕心裂肺的哭声,每当面对打捞出的遇难者遗体,队员们的心都紧紧揪着,然而也只能眼含热泪向遇难者三鞠躬,默默离开现场。这种情景深深刻在救援队员们的脑海里,也许这就是他们坚持公益救援的原因之一。

  据有关部门统计,全国每年溺水10多万人,其中大部分都是少年儿童。救援队未雨绸缪,关口前移,走进校园演讲50多次,举行大型宣传水上安全知识30多次,受益学生和群众几十万人,减少溺水事故给人们带来的伤害,是救援队员最大的心愿。

  在一所2000多名学生的中学,救援队与学生互动时,了解到全校只有3名学生在河沟里学过游泳,感到十分不安。救援队认为,溺水原因主要是人们没有真正掌握游泳技能,因此决定在推广游泳运动方面也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为了带动游泳运动,他们参与国内外游泳竞技比赛30多次,还多次取得了好的名次,为祖国争了光,为濮阳争了光。在参加马来西亚横渡马六甲海峡国际活动中,受到举办方拿督的接见并赠送了牌匾。每当濮阳救援旗帜在异地他乡飘扬时,队员心里总是很激动。

  救援队还曽致信给时任市长赵瑞东,请求成立濮阳游泳协会,并大力推广游泳运动,赵市长亲自在信上做了批示。但由于重重原因,并没有如救援队所愿。

  每次救援都产生一定成本,队长刘冠中粗略估算一下。三年来,用于救援设备的购买和维护以及参加和举办各类活动已突破200万元。这些费用大都是队员AA制担负。救援队一直没有救援车辆。一旦有了救援任务,队员刘俊德多次停止了装修工地献出面包车拉装备。队员朱志芳表示,只要我在濮阳,我的皮卡车停止一切事务也要投入救援。队员刘建武经营一个网吧,为了救援多次耽误了正常经营,让合伙人很是不爽。经费不足,队员刘树胜、刘俊德、杨尚坤等自己制作的各种救援工具,在救援行动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政府举办的多次重大水上活动安保工作中,救援队发挥了不可代替的作用。

  有人说,公益救援是富人玩的一种“游戏”。但对于我们这个偏僻城市,参加救援队的大都是企事业员工、机关工作人员、新闻工作中者、医护人员、教师、公安干警、现役军人、个体户、还有农民和在校大学生。他们大都并不富裕,有的队员连买身队服都是问题,但参加救援队都感到很舒心很愉快。特别是每成功救出一人时,大家都会从家里拿几个小菜,聚在一起庆祝一番,喝个酣畅淋漓。

  救援队员也不是一般人可以长期做下去的。有了任务,就是人命关天,工作人员就得放下手头一切事物赶往现场,个体户就得关门歇业,农民队员就得放下农忙,有车的自己开车,没车的打的车也赶往现场,因为救援队也有规矩,更重要的是大家都把救援当成一种责任承担起来。

  长期下来,有的队员难免被单位认为不务正业,有的队员被单位领导谈话,有的队员被要挟调离工作岗位,有的队员被单位边缘化,有的队员严重耽误了生意和事业。单位矛盾、家庭矛盾、经济困难等各种问题踏至而来,有的队员不得不含泪退队,一度阴霾笼罩着救援队。

  队员们各显其能,自身特长在救援队也充分发挥。队员范景斌操控无人机多次搜救溺水者。在单位担任财务主管的队员贾建设,在救援队当起了会计,把本来有限的经费管好用在刀刃上,出纳张琼自学起了财务专业。三名60多岁的韩俊英、张萍萍和张丽松老大姐,队委会考虑身体和安全原因,让她们退居救援第二线,负责后勤保障工作。

  民间救援队发展之路,必将正规化、专业化。这就要求救援队要有个“身份”。队委会经过艰辛努力,找到了主管单位,在民政部门正式注册成功。

  2016年是救援队的春天,救援队更名为“濮阳市红十字水上义务救援队”。成立大会上,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文明办主任崔青林亲自授旗。时任副市长沈运田对救援队工作做出重要指示,并多次参加救援队重要活动。市红十字会雪中送炭,为救援队配备了20几万元的救援装备,队员们心里可乐开了花。

  团市委、市教育局、海事局、水湖办、民政局也都对救援队进行了帮助和支持。救援队党支部也应运成立,30多名中共党员在救援队发挥了积极作用。

  在公益的道路上也许会遇到坎坎坷坷,因为他们也是普普通通的人,普普通通的志愿者,需要社会各界的呵护和支持。一位外地爱心人士来濮阳救援队考察后深有感触地说,你们真是即“疯”又“傻”,但社会需要你们这些真英雄!

  如今救援队已90多名队员,100多名预备队员,他们当中也有有夫妻、父子和同胞兄弟,相信他们在公益救援的道路上紧密团结,不断弘扬社会正能量。

  三年来,救援队涌现出了王金保、刘建武、魏华、李登枝、杨瑞杰、王景芝、赵霞、郭怀民、李社利、韩洪刚、李开虎、马大东、刘树胜、白兴旺、张蕾、李晓明、孙东亮、贾建设、黄泽林、李明阳、童文善、范景斌、刘俊德、王金江等一大批救援勇士和韩俊英、王养军、宋爱丽、巩红次等爱心家属。

  救援队得到省、市各项荣誉称号10多项。荣誉只能说明过去,在漫漫公益道路上,他们会坚定走下去,不断创造出新的更大的辉煌。

  正如濮阳市委书记何雄接见救援队长刘冠中等先进人物时所说,中国自古就是礼仪之邦,几千年来创造了灿烂的文化,形成了高尚的道德准则、完整的礼仪规范,被世人称为“文明古国,礼仪之邦”。濮阳具有优良的传统文化,也具有丰厚的文化积淀,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在濮阳这座志愿之城会有更多的好人不断涌现。(濮阳救援)

濮阳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电话:0393-6666867  传真:0393-6666869   邮箱:hnpywmb@163.com
豫ICP备案号(豫ICP备05022042)豫新备200605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豫)字第085号
http://www.vxiaotou.com